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專欄 > 學習園地

2019年黨員學習第十三課——聚焦四中全會 |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的歷史邏輯及重大意義

文章來源:《人民論壇》 | 發布時間:2019-10-31 | 【打印】【關閉】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但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中國之所以能夠用幾十年走完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現代化里程和取得的巨大成就,正因為有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作為強大的理論基石和重要理論保障。

       讀懂70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創新背后的理論支撐與思想引領,準確把握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當前的經濟特征,深刻認識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重要意義,才能夠更好助力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歷史關口繼續朝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前進。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為什么是中國獨有且必須經歷的特定階段?

      一個國家的基本經濟制度和經濟運行體制必須與其所處的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社會生產力狀況是制約社會發展程度、社會發展階段的最主要因素,社會主義社會也需要劃分發展階段。

      并非任何國家進入社會主義都會經歷的起始階段,這一階段由中國國情的特殊性所決定,為中國獨有。

      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經濟領域呈現哪些特征?

      經濟發展尚不充分。這種不充分既體現在我國的人均國民收入還遠未達到高收入水平,也體現在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目標還有待實現。

      經濟發展呈現出不均衡的態勢。地區間的不均衡、城鄉間的不均衡和行業間的不均衡都不同程度存在。

      經濟發展的科技動力尚不充足。在基礎科學及創新實力方面,我國與歐美發達國家的差距仍然不小,關鍵領域仍存在被西方國家“卡脖子”的風險。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的重大意義是什么?

      是黨基本路線的理論基礎。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

      推動確立了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和分配制度。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改革與發展的一切戰略都應置于這個發展階段的制約之下。

      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立足點。只有深刻認識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基本國情,我們繼續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發展才不至于發生偏誤。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中國社會主義建設需要經歷的特定階段

      任何社會都是逐步發展起來的,社會主義也是如此。眾所周知,社會主義高級階段是共產主義,共產主義階段消費資料是按需分配。歷史唯物主義指出,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推動著社會形態的變化,在這一矛盾運動中,生產力決定著生產關系,生產關系對生產力有反作用,生產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產力的發展。伴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人類社會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走向共產主義社會。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經典理論,社會主義社會應脫胎于充分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不斷循環運行、直至其內在的生產資料私人占有與社會化大生產的基本矛盾不可調和時,資本主義社會就會將自身帶到歷史演進的盡頭,最后被無產階級主導的社會主義社會所取代。這也是為什么馬克思會預言無產階級革命會在幾個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同時爆發的原因。

       但是在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規律下,社會歷史發展也展現出它的特殊性。我國進入社會主義的特殊歷程決定了我國在建設社會主義的進程中必定要經過一個特定的階段——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它是指我國在生產力落后、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必然要經歷的特定階段。也就是說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并不是泛指任何國家進入社會主義都會經歷的起始階段,這一階段由中國國情的特殊性所決定,為中國獨有。
      

       我國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特殊歷程

       1842 年中英《南京條約》簽訂以來,我國的社會性質從封建社會轉變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產生于近代民族工業中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除了需承擔領導資產階級革命、結束封建社會的責任外,還擔負著反對帝國主義、爭取民族獨立的歷史任務。但是歷史證明,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并沒有能力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務,其原因在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性質的以自然經濟為主導的中國并不能培育出有能力領導資產階級革命的資產階級。

       而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并將其中國化的中國共產黨,在代表最廣大無產階級的基礎上聯合農民這一中國革命的主力軍,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于1949 年帶領中國進入新民主主義社會。再經過對工業、農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使中國于1956 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

      但是彼時的中國由于并未經歷完整的資本主義社會,此前占主導地位的自然經濟并未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進化成發達的商品經濟,這使得社會生產力水平嚴重落后。在這種情況下,我國進入的社會主義只能是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也就是生產力落后、商品經濟不發達條件下的社會主義。

      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當前的經濟特征

      雖然自1956 年完成三大改造、進入社會主義社會以來,我國社會生產力得到了極大的發展,改革開放更是促成了經濟總量的飛躍式提升。1978 至2018 年的40 年間,我國的GDP 總量由不足4000 億元迅速上升至超過90 萬億元,長時間里高企的經濟增速更是令世界矚目,這是我國生產力發展的結果,也是中國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主要支撐。但是,我國目前的生產力較現代化水平仍有距離,我國還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并沒有改變,其在當前體現的經濟特征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經濟發展尚不充分

      這里的不充分是相對于人民在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過程中所需要的物質條件來說的。首先,我國的人均國民收入還遠未達到高收入水平。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我國2018 年的人均GNI 為9470 美元,位于全世界的中游。這說明我國還需要在經濟規模增長上繼續努力,保持中高水平的經濟增速,才能為人均國民收入的跨越提升夯實基礎。其次,經濟發展的不充分還體現在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目標還有待實現。我國的基本公共服務水平較發達國家還有較大差距,教育、醫療以及環保等事關人民美好生活實現的關鍵因素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二是經濟發展呈現出不均衡的態勢

     我國復雜多變的地理環境以及改革開放初期的傾斜性政策使得目前的經濟發展呈現多個方面的不均衡態勢。

     首先是地區間的不均衡,主要表現為東強西弱。2017 年國內人均GDP 最高的省級行政區為北京,達到12.90 萬元,而同期甘肅的人均GDP 僅有2.85萬元,相差超過4 倍有余。這是我國地區間人民生活水平差距、政府財力差距以及基本公共服務非均等化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制約我國實現整體跨越式發展的重要因素。

     其次是城鄉間的不均衡。我國的城鄉間失衡結構既表現在經濟上又表現在制度上。經濟上,城市中由工業化帶來的現代化與農村發展緩慢的第一產業涇渭分明;制度上,戶籍制度通過與社會保障體系掛鉤割裂了城鄉居民。這種雙重的不均衡在此前雖然客觀上為我國的城鎮化及工業化提供了大量的農業剩余,促進了我國的經濟積累。但到如今,不止其理論上的缺陷仍然存在,其在現實中的弊端也日益顯現。城鄉間的二元對立阻滯了勞動力要素的自由流動,進而制約著我國經濟的縱深發展;城鄉失衡也導致了城鄉居民收入的巨大差距,2017 年城鎮居民人均年收入為3.64 萬元,較農村居民1.34 萬元的人均年收入高出2.3 萬元。這一收入分配差距既說明了我國城鄉失衡,也不利于廣大的農村消費更好地融入經濟循環,將對我國經濟進一步前進產生較大的消極影響。

      最后是行業間的不均衡。由于我國基本技術實力不強加之體制機制尚有健全的余地,導致我國各行業的盈利能力及發展前景呈現不均衡的態勢。比如,金融、能源等掌握壟斷資源的行業盈利突出,而制造業利潤卻處于經常性的不穩定狀態之中。行業間不均衡的緣由更多來自制度層面,有待在深化改革中得到妥善處理。

      三是經濟發展的科技動力尚不充足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更是我國當前突破經濟發展瓶頸、朝著社會主義現代化目標前進的關鍵因素。我國的科學技術水平雖然在經歷了新中國成立后的艱難探索以及改革開放的迅猛進步后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并在某些領域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但在基礎科學及創新實力方面,我國與歐美發達國家的差距仍然不小。此外,在高新技術領域,比如,集成電路設計研發等關鍵領域仍存在被西方國家“卡脖子”的風險,突破性發展亟待技術創新。所以,綜合以上三大特征。從經濟發展這一生產力提升的結果看,我國的發展是不充分不平衡的;從科學技術這一生產力的表現看,我國尚有巨大潛力亟待發掘。這就意味著我國的生產力水平依然處于相對落后的地位,也就進一步說明我國依然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的內容和意義

      黨的十三大第一次系統性地闡明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明確指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包括兩層含義:第一,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第二,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我們必須從這個實際出發,而不能超越這個階段。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是在建國以后經歷了多番波折、付出了重大代價之后才提出的,其本身就凝結著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建設和發展的經驗與教訓。在我國即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歷史關口,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就其本身內容而言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實踐有著重大意義。具體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黨基本路線的理論基礎。中國共產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可以被闡述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改革開放。這一基本路線的直接理論基礎就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闡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第一層含義為我國社會已經是社會主義社會,我們必須堅持而不能離開社會主義。這強調了我國的社會性質是社會主義社會。鄧小平同志總結指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消滅剝削、消除兩級分化、最終實現共同富裕,這就要求我們要持續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生產力,為共同富裕奠定物質基礎;同時,還要求以改革和開放為經濟建設提供優良的制度保障與外部環境。由于社會主義性質的規定,就要求我們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永遠在社會主義的軌道上發展生產力,為人民幸福而奮斗。

      二是推動確立了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和分配制度。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第二層含義為我國的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初級階段,也就是生產力相對落后的階段。對這個基本國情的認識要求我們必須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將改革與發展的一切戰略都置于這個發展階段的制約之下。

我國生產力還處在相對落后的初級階段,根據生產關系一定要適應生產力發展狀況的規律,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被確立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共存的經濟制度。這一基本經濟制度的確定,保證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運轉,推動了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在收入分配領域,對于初級階段的認知也促使我國實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在生產力尚不發達的階段通過兼顧效率與公平,促使各類要素充分參與經濟發展并享受發展成果,促進社會財富的增長。

      三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立足點。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已進入新階段,在經濟建設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時,為保證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所亟需解決的一系列重大現實問題也擺在了新時代建設者的案頭。面對經濟發展長期動能不足、微觀主體活力不足、國際環境中的大國博弈挑戰、收入分配失衡格局帶來的社會失衡等問題,必須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深刻認識我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一基本國情。這樣才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進程中妥善地培育經濟新動能,壯大所需的制度環境,使我國的發展勢頭不中斷,為我國解決以上重大問題提供必要的空間與時間。基于這一理論,我們繼續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發展才不至于發生偏誤,有助于我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歷史關口繼續朝著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前進。

       來源 | 《人民論壇》2019年10月中

       作者 |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孫潔;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 蘇京春

手机彩票软件下载